九年前的救人英雄,北大研究生畢業了

                    作者:倪筱榮來源:學校文化研究會發布時間:2019年11月01日點擊數:615


                    一個沒有徒步青島海濱棧道的人,無法體驗那里是如何一灣一風景。王奎本月初才到青島市委組織部報到,沒時間“觀海亭中憑闌坐”,更不可能去見識36.9公里棧道上曲里拐彎中的樂趣;然而,在他求學和工作交替進行多少有些繞彎的人生之路上,卻體驗到了“山重水復總有路”的驚喜,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到了今天。

                    在我的反復要求下,他見我時帶來了北大研究生學歷證書和學位證書。

                    打開學歷證書,首行正中是魯迅設計的北大校標。我一字一句地朗讀:“北京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證書:王奎,男,1990620日生,于20179月至20197月在政府管理學院公共管理碩士專業學習,學習形式為全日制,修完研究生培養計劃規定的全部課程,成績合格,通過研究生論文答辯,準予畢業。”

                    證書左下側為北京大學紅色印章,右下角為校長郝平的簽名章。另一張是碩士學位證書,封二印有北大“一塔湖圖”照片。

                    我抬起頭,用欣賞的目光打量著眼前這位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常州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前身)2010屆畢業生,口中念叨著:“當年深秋之夜下水救人的英雄,北大研究生畢業了——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我以為是個傳說……”

                    王奎不好意思起來:“我很慚愧,9年前跟我一起畢業的同學很多都成家立業事業有成了,而我剛剛謀得一份滿意的工作……”

                    我告訴王奎,我原本就不是把他作為一個事業成功者的案例來剖析,而是想了解一下他不同于一般高職畢業生的成長之路,給他的學弟學妹們以啟迪;采訪王奎,我還想看看那兩張證書是真還是假。


                    在北大西門留影


                    一、三年前為省錢放棄三本,三年后又轉入了三本

                    采訪中,王奎經常自嘲。他的自嘲,從他高考后的選擇開始。他畢業于一個名字聽起來很霸氣的中學——淮安市“楚州中學”,不過高考成績并不霸氣,他失利了。他說他的高考成績原本可以報三本,但是心疼在淮安農村種田的父母之不易,想省點學費,也沒跟父母商量,就填報了高職學院。沒想到,三年之后畢業,他還是專轉本進了三本——南師大中北學院。

                    在班主任黃衡老師眼里,王奎始終波瀾不驚,在校三年,循規蹈矩,未見他犯過什么錯,也記不得他曾在哪件事情哪個方面嶄露頭角,就是個平平常常的人。王奎說,他的求學不輟,其實是被各種信息刺激出來的。

                    為何他的名字最終會出現在專轉本的花名冊中?因為高考后上了大專,他多少有點不甘心,這時候校園中各種“專轉本”“專接本”和“專升本”的信息提醒了他,他想繼續深造,再延續一段求學之路。那時,他并無鴻鵠之志,目標也僅僅是再爭取個本科文憑而已。

                    剛開始,他搞不清“轉”“接”“升”三者的區別,向學校的繼續教育學院老師打聽后才知道:所謂“專轉本”,是指三年高職畢業時,考入或推薦進入本科院校再深造兩年取得本科文憑。學校“專轉本”對接的本科高校包括:南京工程學院、南京藝術學院、南京工業大學、南京師范大學、揚州大學、南京財經大學、蘇州大學、南京信息工程大學等,主要是應用型專業,本二、本三為主,也有少量本一專業。學校會提前半年組織畢業生報名參加江蘇省的統一招生考試。2019年有800多人報名,過分數線后錄取294人。此外,學校40多個專業,每個專業還能推薦一名優秀生免于統考參加本科院校的自主招生,只要專業基本對口,一般都會錄取。“專轉本”的學生,畢業時直接發本科院校文憑。

                    “專接本”相對就比較簡單,不需要參加統考,也不需要轉到本科院校去學習,學生二年級下學期可以申報參加學校與本科院校合辦的本科專業學習,兩年后取得本科文憑。文憑上同時加蓋本科院校和“江蘇省高等教育自學考試委員會”的紅印。

                    還有就是“專升本”,屬于業余函授性質,報名參加者很少。

                    王奎選擇的是“專轉本”,當時二年級就能報考,但因為報考人多了點,他雖然分數比后一年考得還高,但落榜了。當他三年級畢業時終于通過統考考上南師大的三本(獨立學院)中北學院時,他媽媽告訴他:“其實你高考時直接上三本,我們也是供得起的。”

                    一句話,讓王奎哭笑不得,折騰了一圈,他又回到了原點——當然,說“原點”似乎并不確切,因為一個螺旋之后,這個“點”肯定已經不是同一個高度;何況求學的路彎彎曲曲,就像在青島沿海棧道遠足,多一道灣,就多一道風景。

                    交談到此,我建議一起去海濱看一會風景。

                    看他那神情,似乎準備把一生的事業都錨在青島了,然而因為十幾天前剛剛到青島報到,他對海濱的的熟悉程度遠不如我——這不,去海濱,還是我帶著他。

                     

                    二、深秋之夜下湖救人,同學一個電話讓他成了“救人英雄”

                    海濱看海,那涌起的浪頭,讓我聯想起他的水性,以及多年前他深秋之夜下河救人的事。

                    20107月,從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他轉入南師大中北學院“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物流管理)”本科專業學習。1111日晚上9點,他跟幾名同學走到南京金鷹仙林店旁邊時,一名年輕女子喝得爛醉,搖搖晃晃走入了冰冷的湖水,很快,女青年整個沉了下去,幾秒種后又掙扎著露出頭來,口齒不清地喊“救命”。與她一起的醉酒男子一急之下躍入湖中,盡管奮力游泳卻與女子南轅北轍,而且一沉一浮出現溺水跡象。現場有人呼救卻無一人下水。王奎把外套一甩,手機眼鏡扔在岸邊,鞋沒脫就跳入湖中。水很深,深秋的湖水冰冷刺骨。王奎潛水抓到了女子的頭發,把女子拽回了岸邊。然而醉酒男子還在水中掙扎,估計該男子會游泳,但因醉得厲害,快要沉入水中。此刻王奎累得直喘,全身哆嗦,但他還是一咬牙再次跳入了湖水之中。

                    救男子顯然困難得多,對方身材高大,個頭有一米八幾,比王奎高出半個頭。對方離岸約有七八米,手不停地揮舞。王奎一手拽著男子衣服一手劃水,回游速度很慢,幾乎用盡了全身氣力,才把對方拉扯到岸邊,自己精疲力盡,還嗆了好幾口水。

                    我用手機百度讓王奎看一看下水救人危險所在:溺水者在求生時,力量非常驚人,一般人根本抵擋不住那股子勁,救人者很容易被對方拉到水底淹死……

                    王奎說,這個早就知道,所幸那位女子醉得厲害,所幸自己拽住的是那男子的衣服,自己的雙手沒有被他們抱死。

                    救人當晚,王奎的同學的給媒體打了電話,現代快報用大篇幅進行了報道,鹽城新聞網、龍虎網、鳳凰網都刊登了他的救人事跡。南師大中北學院召開專場表彰會,獎勵他2000元,常州輕工職業技術學院邀請他回校跟師生見面。

                    王奎大大出了一回名,成了救人英雄。

                    從網上搜索出現代快報當年的報道,記者把這篇長篇報道放到了一個叫“南京好人”的專欄中,文章結尾的括號中寫了這樣幾個字:“滕先生線索費100元。”對于這樣的正能量事件,報社舍得給版面,也愿意出錢征集線索。

                    之后,一切歸于平靜,王奎本來就低調,平時不聲不響的。不過一年后,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是著實讓他興奮了很長時間。

                    王奎并不認為那次下水救人與“壯舉”一詞有何關聯,而我看著不遠處海濱棧道下拍崖的海浪,隱隱地為我身邊的學生后怕。


                      成為“救人英雄”后回母校匯報與老師合影

                     

                    三、到北大閑逛兩次,下決心考研進北大

                    20127月,王奎將南師大中北學院的本科畢業證書放入了行李箱,去了交行南京支行信用卡部對外推銷信用卡,四個月后去了GAP,又過了一年半,他進了微軟(中國)在南京的分公司。

                    這是比爾·蓋茨創立的公司,這個領域的一切對他都充滿了吸引力,待遇也不錯,新入職員工還有一周到北京脫產培訓的機會。而培訓地偏偏是在中關村,中關村偏偏又在北大的旁邊——這培訓地點的特殊性,使他人生的走向出現了重大改變。

                    培訓空閑之時,他兩次進燕園閑逛。作為北大的標志性建筑之一,北大西門那古典三開朱漆宮門建筑,風格古樸,莊嚴典雅,深深地吸引著他。毛主席題寫的“北京大學”四個字懸掛在門楣上,蒼勁有力,讓王奎的心激烈地跳動著。博雅塔的倒影,禪定在靜靜的未名湖中,靜謐而厚重。蔡元培、李大釗、塞萬提斯等名人雕塑,在蒼松翠柏之中默默訴說著北大的滄桑歷史。百年陳釀一旦入口,王奎便回味無窮無法舍離。

                    “我要考研進北大!”凡人王奎,動了成仙的心思。

                    于是他開始做考研前的準備。2015年第一次參加北大研究生考試,沒達線,但成績不算差,這讓他一下子有一種吃了豹子膽的感覺。他原本可以通過調劑進入華東師大旅游管理專業的,但未名湖中博雅塔的倒影,卻怎么也無法從他的夢中抹去。正在這時,微軟公司給了他臨門一腳:他所在的部門解散了,公司給了他們一筆補助,讓他們各奔東西。20166月,王奎干脆脫產備考,當年年底再次參加了北大研究生考試。

                    王奎有三年社會工作經歷,有條件報考公共管理碩士研究生。“北大公布成績太晚了,打電話咨詢又沒人接,我專程趕了一趟北京,猶豫著要不要接受調劑進入北大國際關系學院的同一專業在職就讀,但心有不甘,誰知當天晚上,就從北大網站查到了成績排名,我入圍了。”他是該專業僅有的幾位全日制研究生,其余大部分都是在職就讀,邊工作邊讀書。

                    20179月,王奎在北大校園與其他新生一起唱了一首《燕園情》,便開始了為期兩年的研究生學習生涯。然后,便有了文章開頭我翻閱他北大研究生學歷證書和學位證書這一幕鏡頭。

                    他有一個俄語音譯微信名叫“瓦洛佳”,意思是“掌握世界的人”。他說這個微信名是跟他一樣專轉本、然后考研、然后考取中科院博士研究生的同學給他起的。掌握世界,這可能是戲謔之語,然而王奎知道自己要什么,從而掌握了自己,倒是個不爭的事實。

                    我要離開青島了。佇立火車站臨海的岸邊,遠遠地眺望筆直的棧橋上如織的游人,心里念想的,還是我們這位求學路上繞道而行的校友。秋風中,我默默為他的未來祝福。






                     

                    所屬二級學院:經貿管理學院

                    所在專業:物流管理

                    班級:07物流332

                    班主任:黃衡

                     


                    三分六合 临泽县 | 临武县 | 永丰县 | 渝北区 | 如东县 | 开封县 | 四川省 | 大竹县 | 天台县 | 河曲县 | 辽中县 | 临漳县 | 修文县 | 安新县 | 吉安市 | 遵义县 | 阜南县 | 米林县 | 福清市 | 涪陵区 | 彭阳县 | 建湖县 | 锦屏县 | 普格县 | 乡城县 | 安仁县 | 老河口市 | 广水市 | 荥经县 | 沐川县 | 介休市 | 巴楚县 | 曲松县 | 韩城市 | 信丰县 | 靖州 | 布拖县 | 鸡西市 | 寻甸 | 桦川县 | 望谟县 | 泽州县 | 湄潭县 | 藁城市 | 安乡县 | 云南省 | 和政县 | 焉耆 | 米易县 | 布拖县 | 灵宝市 |